吃人心肝,剥人皮,奸淫妇女的滇西土匪张结巴早年经历

发布时间:2021-05-13 18:31   文章来源:溪门飞雪博客 作者:溪门飞雪 围观:

说起张结巴,外地人可能浑然不知,但滇西人大都听过此人,他便是滇西出了名的恶匪张结巴。(滇西指的是云南境内昆明以西的广大地区,广义上包括丽江、楚雄、大理、保山、德宏、怒江、迪庆、临沧等地市州。)张结巴并不是小土匪,声势浩大,聚集匪众千余人之多,他的恶行和残忍程度,就是在全国也不多见。
 
相传,张结巴吃人心肝下酒取乐;他曾剥了200多张人皮做枪皮带和人皮鼓;曾当着亲人的面轮奸妇女60多人。
 
 
一、儿时的张结巴
 
 
张结巴是云南兰坪县人。(兰坪县即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,隶属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。)1899年出生,因为口吃,说话直打结巴,人们便叫他张结巴,他并没有正经名字,后来顶替别人的名字叫——张占彪。
 
[一说张结巴是洱源三须瓦厂人,原姓项,因为说话结巴,所以叫项结巴。后来在村里张姓上门,所以叫做张结巴。他的父亲是个哨头,张结巴小时候就跟父亲做保哨工作,长大后以哨为业,借保哨为名,先做“棒棒客”,后来直接跟土匪联络起来。]
 
张结巴自幼和奶奶相依为命,对自己的父母毫无印象。
 
张结巴8岁那年,当地大发旱灾,庄稼颗粒无收。奶奶带着两个姐姐和张结巴挨家挨户乞讨度日。张结巴9岁时就在剑川县羊岑、鹤庆给人放羊打短工。后来,张结巴的大姐嫁到洱源县牛街乡下,他便和奶奶及妹妹寄居在姐夫家里度日。张结巴在当地给地主放羊,做了一名小牧童。
 
自此张结巴每天太阳出来就赶着羊上山,太阳落下就赶着羊群下山。肚子饿了就摘野果充饥,捧山泉解渴。由于营养不良,他看起来瘦骨嶙峋。
 
一天,张结巴正在山上放羊,忽然羊群传来叫嚷声,羊群到处乱窜。张结巴细细一看,才发现有一只山豹正咬住一只羊,羊很快气绝身亡,吓得张结巴龟缩成一团,大气不敢出。这只山豹十分可恶,只将羊咬死,却不吃。山豹咬死一只又一只羊,不一会儿功夫就咬死了十多只羊。
 
好不容易山豹离开后,张结巴赶着剩下的羊回到地主家里,地主发现少了十多只羊,不由分说大吼着让张结巴赔还损失的羊,还恶毒地说:“那山豹怎么不连你一块咬死?”
 
地主一连数次对张结巴叫骂,让他赔羊,张结巴没有办法,只好连夜跑到应灵山上,躲在罗刹洞里,跟个野人一样度日。(溪门飞雪博客)而在山洞外,时常有豺狼虎豹出没,张结巴在洞里清楚地看到过有豺狼虎豹在洞外懒洋洋地伸长身体,躺在地上晒太阳。而夜里,十分寂静,只有风吹林木树叶作响的声音,偶尔夹杂几声动物的哀嚎声。
 
奶奶见张结巴逃到应灵山,知道山上猛兽毒蛇众多,对于一个9岁的小孩子来说,他能活多久呢?于是奶奶心焦不止,好几天里呕气不止,吃不下睡不着,不久后便驾鹤西去。奶奶去世后,张结巴的姐姐和姐夫去到应灵山,漫山遍野寻找张结巴,终于在罗刹洞找到他。
 
张结巴知道奶奶被活活气死后,欲哭无泪,咬牙切齿,从此对这个世界增加了许多仇恨
 
张结巴跟着姐姐姐夫下了山,地主见到他,依然不依不饶,硬要他赔羊。地主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,竟将张结巴奶奶的尸体扔在仙人掌丛中,张结巴和姐姐好不容易将奶奶的尸体弄出来草草掩埋。地主却仍然逼着张结巴赔还那损失的羊。
 
张结巴实在没办法,一咬牙说:“我卖身给你抵羊子行吗?”
 
就这样,张结巴成了地主的奴仆,饱受欺凌。
 
张结巴的悲惨遭遇引起人们的同情,一个在邓川焦石洞经商的生意人看他可怜,就花钱给张结巴赎了身,帮他赔还了羊,并将他带到焦石洞一起生活。
 
张结巴的心并没有因此温暖过来,他没有忘记地主的残忍,没有忘记罗刹洞里野人般的生活,没有忘记仙人掌丛中奶奶的尸体。仇恨的种子在他幼小的内心萌芽,生长。
 
 
二、更名汉结苏
 
 
焦石洞瓦窑头村有个叫汉炳林的人,结婚多年,并无子嗣。于是花了1500文铜钱将张结巴从商人手中买过来,收为养子,更名为汉结苏。
 
别看汉结苏口吃结巴,人很机灵,脑瓜也很好使,人又勤快,放羊砍柴种地煮饭喂猪,他样样做得好好的。因此,汉炳林夫妇挺喜欢他的,这使得张结巴内心的仇恨一点点融化。
 
然而好景不长,汉炳林夫妇很快就了三男二女,是以,便对张结巴冷淡起来。无论张结巴怎样把事情做得漂亮,养父母始终将他当外人看待。张结巴那稍微融化些的心再次凉凉了。
 
眼看自己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无法改变养父母的态度,张结巴开始搞恶作剧。并且随着年龄增长,恶作剧的花样也越来越多。于是张结巴将家里的羊赶上山,并终日住在山上,直到把羊杀光吃完。
 
在将羊杀光吃完后,张结巴也不回家。他与永北人长毛老二,尖嘴老三相识,三人就在鹤庆北衙山上“爬龙背”(当土匪)。
吃人心肝,剥人皮,奸淫妇女的滇西土匪张结巴早年经历
 
三、顶替张占彪
 
 
汉炳林早就想甩掉张结巴,于是趁此机会报告给县署。而这时,县上正在募兵,县里有一个卫哨长的亲戚张占彪也在应募之中,卫哨长便以张结巴顶替自己的亲戚,张结巴便以张占彪的名字当了兵。
 
此时的张结巴方才20来岁,在邓川常备队服役。不过他自由惯了,不愿受军纪约束,经常外出游荡,惹是生非。
 
有一次,张结巴约了几个人到酒馆喝酒,调戏酒馆姑娘,并借酒发疯,还高叫:“梅花镇上耍风流,终日酒醉桃花宫。”吓得酒馆老小连闪带躲。别人与他理论,他就大打出手,将酒馆砸个稀巴烂。回到部队后,张结巴受到严厉训斥,挨了40军棍,并被关了禁闭。
 
 
四、占山当土匪
 
 
有一天夜里,张结巴将卫兵打死,拐带枪支,越墙逃回焦石洞。他找到长毛老二、尖嘴老三,又约了喻东狗、罗全友等60多人,打制了一批长矛、大刀、匕首,正式上山“爬龙背”。众人推举他做匪首,从此做起了拦路抢劫杀人的勾当。
 
一天,张结巴带人来到鹤庆县西邑镇西园村,路上正好遇到40多人的娶亲队伍。张结巴下令将所有人杀死,抢走财务,连人穿的衣服,新娘的绣花鞋、新郎的红袖布、唢呐手的唢呐、轿夫的娇子都劫掠一空。
 
为了扩充力量,张结巴又让喻东狗带着 200 元到大理买枪支弹药招收人马。但是,喻东狗却并没有用钱买枪支弹药,招兵买马,而是在大理吃喝嫖赌,将钱挥霍一空。花完钱后,喻东狗不敢回山,张结巴等不来喻东狗,便带人到喻东狗家里,将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杀死。
 
半年后,喻东狗回到家,张结巴知道后,写信给他:“东狗兄,别来无恙?思念匪浅,事未办妥,无关紧要,君子不念旧恶,弟以友谊为重,决不计较,现有大事待兄来共图之。望接信后速回山寨,弟迎候之,弟占彪。”
 
喻东狗见到信后,满心欢喜,连杀妻灭子的事情都抛诸脑后,请了两个保人就赶到山中。(溪门飞雪博客)喻东狗回到山寨后,张结巴和其他土匪围坐在火堆旁,见喻东狗来了,便说:“你们一路辛,辛苦了,坐,坐下,东狗兄,你,你来得正好。”
 
张结巴话刚说完,一名土匪举枪冲喻东狗脑袋上放了一枪,喻东狗应声倒地身亡。张结巴故作惊讶,斥责道:“哪,哪个打枪?了得!”而那名开枪的土匪假意说枪走了火。两个保人吓得瘫倒在地,也被张结巴杀了。
 
杀了喻东狗和两个保人之后,张结巴让人将喻东狗的心挑出来炒熟,边吃边说:“今天我吃了这,这条狗的心,方解心,心头之恨。”
 
滇西恶匪张结巴
五、拜青帮杨文龙的码头
 
 
不久之后,官兵剿匪,张结巴的匪众被打散,张结巴只身一人来到兰坪城。拜了青帮大爷杨文龙的码头,得到杨文龙青睐。由于张结巴了解行帮规矩,又胆大妄为,不久就当上了“管三”。
 
杨文龙是县团保局的团首,肩负地方绥靖的责任。(以安抚的手段使局势安定)在杨文龙看来,虽然张结巴能为己用,但终究是一害,便想除掉张结巴。
 
张结巴很快觉察到这一点,便先下手为强,设计将杨文龙杀死。带着十几个人投奔了漾濞县的土匪朱石宝(绰号朱队长)。
 
 
六、再立山头当土匪
 
 
1921年6月,张结巴与罗高才、赵石拿结拜为兄弟,罗高才老大,张结巴老二,赵石拿老三。三人决定自立山寨,招纳土匪。
 
罗高才是洱源县大松甸彝族忍,曾当过兵,回家后被人诬陷,逃亡途中遇到张结巴和赵石拿。赵石拿则和张结巴一样,是兰坪人,是清朝末年的文生。
 
张结巴等人在大理永平县城里纠集了一些喽啰,并查清楚了县城团防队的情况,想要设法抢劫该队的枪支。
 
一天夜里,张结巴等人带领一帮喽啰,摸进团防队,罗高才只身挨近卫兵,一掌将卫兵打倒在地,又在卫兵脖颈上使劲踩了一脚,卫兵立马断气。(溪门飞雪博客)于是,罗高才提着卫兵的枪,守住大门,张结巴,赵石拿带人冲进寝室,用菜刀砍死熟睡的勤务人员十多人。
 
而此时,团防队的官兵在外逍遥快活,全然不知队里出事,团防队的全部枪械便都归了张结巴一行。然后,张结巴火烧团防营;罗高才带人杀进县衙,县官和老婆惊惶中抱着烟枪,赤身裸体从后门逃出。赵石拿则砸开监狱,放出囚犯,罗高才大叫:“愿意跟我们爬龙背的领枪上山!”一部分囚犯一涌上前,扛起了枪支。
 
罗高才整顿兵马,统计了一下,有百十人之多,当下就带着兵马上山去了。
.
5 年多以来,溪门飞雪始终坚持写原创,每篇文章都是我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!我每天会浏览国内外新闻媒体几个小时以搜集素材,不求辞藻华丽,只求符合现实。1 篇文章成文往往需要花费 2-3 个小时。如果我的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给我些微打赏!您的支持将激励我写出更好更有用的文章!
既然来了留下你脍炙人口的金句吧(Now that you are here, please leave your popular sayings)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溪门飞雪

溪门飞雪

扣扣:2093381517

微信:Bluesky838

邮箱:2093381517@qq.com

这是我溪门飞雪的一篇自我介绍,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家乡,我的家坐落在一座美丽的山脉之下,它就是马耳山。马耳山上独有的杜鹃花开得异常美丽,每到四五月份,刚好就是这段时间,...>>

★ 忆我童年时期的艰苦岁月

★ 黎明前的最后一丝黑暗

最新评论博文
CopyRight © 2011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均为溪门飞雪原创 联系QQ:2093381517 微信:Bluesky838